阿拉善盟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妖血沸腾第0161章黑鼎

发布时间:2020-01-25 05:52:10 编辑:笔名

妖血沸腾 第0161章 黑鼎

凌凡怕再一次被恶驴扑食,远远的看着他,说道:“不过是灵王境六重的修为而已,吸干了就吸干,就当是打发叫花子!”

凌凡说的一点都不错,只是吸干了修为,不是吸干了境界,对于凌凡来说,就跟消耗过度没啥区别,要补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这个地方适合修炼,想必要不了两天就能恢复。

“恩恩,你这心态不错……等等,你丫的说谁是叫花子呢?你驴爷爷乞讨……额,不对,你驴爷爷纵横灵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了!”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秃驴口中的“纵横灵界”四字可是清清楚楚的落入了凌凡的耳中。

这秃驴其貌不扬的,但却是灵界的产物,对这一点,凌凡不会过多怀疑,作为妖兽出现在这里,想必也不是下界的种族。

不过,凌凡也没有着急询问些什么,心里估摸着,毕竟是次见面,这秃驴虽然看上去没啥敌意,但还是藏点底牌比较好。

“你经常这么坑人吗?”凌凡好奇的问道。

“坑人?驴爷爷我是这样的人嘛!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百年有一个人来就不错了!”秃驴恨恨的说道,“要不是被镇压于此,驴爷爷岂会这般狼狈?”

“被镇压?”凌凡倒是没有想到这头秃驴是被人镇压于此的,听他的口气似乎很牛叉的样子,能镇压他的,显然不是一般人。

“驴爷爷我自问行遍整个灵界手,丫的到头来却被一尊黑鼎镇压了,憋屈死了!”秃驴越说越来气,一只驴蹄猛地踹了踹身后的黑鼎。

被一尊黑鼎镇压!

而且镇压的还是一头驴!

看到凌凡的表情,秃驴知道他不相信,但是也没有介意,而是讪讪一笑,不怀好意道:“不过还好,驴爷爷我遇上了你,凭你体内的血脉,应该可以帮助驴爷爷逃出生天!”

“血脉?”凌凡眉头一皱,顿时意识到自己体内的上古赤血妖的血脉之力,这秃驴一眼能看穿,着实让凌凡惊讶。

“嘿嘿,你就别藏着掖着了,驴爷爷我好歹也是一代妖兽,你体内那纯净的血脉之力自然逃不过驴爷爷的法眼,至于是什么妖兽的血脉,好像有点难以看透啊,不过,感觉很强就是了。”

感觉很强……凌凡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上古赤血妖,上古时代的强妖兽,你说感觉很强?

传出去也不怕别人说你井底之蛙?

“而且,我告诉你啊,我身后的这尊黑鼎可是宝贝,你得到的话,可是受益匪浅啊!”秃驴嘿嘿一笑,将自己的目的暴露出来。

秃驴是被这尊黑鼎镇压了,只要凌凡有办法将这尊黑鼎祭成法宝拿走,那束缚秃驴的封印就会消失,秃驴也就逃出生天了。

“那你怎么不想办法将黑鼎祭成法宝,你这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上古大妖都被这黑鼎镇压了,我这圣尊境界都不到的小武者怎么可能成功,而且现在还是空有境界,体内灵力空乏。”凌凡撇了撇嘴,认为这秃驴不厚道,又是在拐着弯坑骗自己。

“就说你小子不懂吧,这黑鼎本就是用来镇压我这种绝世大妖的,在人类面前,就是一口比较大的鼎而已,驴爷爷我百年遇到你这么一个活人,自然是把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秃驴面泛苦色,苦口婆心的劝解,事关自己的生存自由,它不可能不上心。

说实话,凌凡倒现在还不怎么相信秃驴说的话,但是这黑鼎看上去的确不凡,凌凡也确实是动了心思,再想到秃驴是为了自己摆脱镇压,应该不会说假话,缓缓走向了那尊黑鼎。

刚一伸出手,凌凡就注意到了秃驴希冀的目光,忍不住又将手缩了回来。

“怎么回事?怎么不动手?”秃驴气愤的说到,刚刚只要凌凡出手,自己就能摆脱这几十年的束缚了。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坑我?我这一身修为可是被你吸得一干二净,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凌凡笑着说道,看到秃驴的表情,心里万分解气。

秃驴一蹦三尺直跳脚,口中不满道:“你驴爷爷好歹也是一代,欺骗你这样的毛头小子有意思吗?”

“那你把我的修为还给我!”

“这……”秃驴一阵语塞,口中支支吾吾道:“被吸了就吐不出来了,何况,这里自成一片小天地,灵气浓郁超过灵界十倍,要恢复只需要一天的时间而已,这么小气干嘛?”

其实凌凡也就是逗逗这气焰嚣张的秃驴而已,这黑鼎给凌凡的感觉很奇妙,说什么也要将它拿下。

凌凡伸了伸手,向黑鼎探去,但是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秃驴一头栽在地上,直接跳到了凌凡身旁,怒喝道:“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驴爷爷脾气可不好!”

“都知道驴的脾气不好,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做!”凌凡摆了摆手,老实交代。

秃驴险些没有被凌凡气死,没好气的说道:“你只要摸着鼎身,集中注意力,试着将它当作一尊法宝祭回体内便可!”

“哦,这样啊,就这么简单?”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快点行动,实在不行,算是驴爷爷欠你一份人情,婆婆妈妈的跟娘们似得!”秃驴显然等不及了,侧身一踢,直接把凌凡踢向了黑鼎。

凌凡的胸膛贴在黑鼎的身上,顿时一阵光芒射出。

“哇哇哇,我擦,自主认主?难道这尊鼎就是在等这个臭小子吗?”秃驴一脸羡慕嫉妒恨,他知道这尊鼎的来源,它的牛叉之处,秃驴可是比谁都清楚,自然羡慕凌凡的机缘。

凌凡被秃驴一脚踹在黑鼎身上,怎么都扯不开,从黑鼎内部爆发而出的光芒越来越浓郁,仿佛要有仙灵降世一般。

“不对,这鼎在吸食臭小子的道根精元!”秃驴大喝一声,看出了端倪,犹豫了一下,咬了咬驴牙,毅然冲了上去。

怎么说都是自己把凌凡踹过去的,秃驴还是很负责的开始帮凌凡解决问题。

时间过得很慢,但是凌凡却感觉仿佛过了千万个世纪一般,全身燥热,仿佛要有什么东西破体而出。

“臭小子,你顶一会,本尊现在就救你出来,你驴爷爷可强悍着呢!”秃驴口中喝道,现在凌凡是一个可以助他脱困的人,而自己目前也是惟一一只能救凌凡的驴,于情于理,秃驴都要全力以赴。

一缕缕墨紫色的灵力从秃驴的体内散发出来,秃驴的气质瞬间大变,原本的老痞子模样一扫而光,大有鱼死破的气势。

“你这秃驴,快想办法啊,小爷我快被吸干了!”凌凡喘着粗气大喝道,此刻的他再也难以保持平静,感觉体内根基不稳,道心不坚,甚至身体的某些机能都开始衰老。

秃驴转头一看,小心脏差点跳出来,此刻的凌凡,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说话有气无力,这才一分钟而已,就这副病态?

“黑鼎,放开那小子,有本事你冲着驴爷爷来!”秃驴忽然指着那尊黑鼎破口大骂起来,“驴爷爷被你压了这么多年,你以为驴爷爷是真的见你怂吗?”

但是黑鼎一点都不理会秃驴的怒骂,依旧吸收着凌凡的道根精元。

不行了吗?

凌凡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一种窒息的感觉让他绝望了。

“你驴蛋蛋的!”秃驴大喝一声,竟然腾空而起,向着黑鼎直冲而来,只怕想要鱼死破了,“驴爷爷被你镇压了这么多年,这臭小子是我的希望了,拼了老命也要救他出来。”

秃驴不知道被黑鼎镇压了多少年,若是错过了凌凡,他真不知道要再花多少年才能等到一个活人,所以秃驴决定搏一搏,只要不死,救出凌凡的话,自己总有脱困的一天。

何况,凌凡落此下场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

可是,当秃驴就要接近黑鼎的时候,一阵庞大雄厚的威压震慑而来,正中秃驴的胸口,将它声声震到了四周的墙壁上。

“怎么可能?这股力道……怎么回事?”秃驴诧异的看着盘旋在凌凡周身的威压,死死地盯着它,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黑鼎猛然松开吸力,想要将凌凡弹出去,但是结果却把自己震开数米,稳稳的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那震耳欲聋的声响贯彻天地,在这小小的空间内回荡。

凌凡半蹲在地上,原本已经花白的长发迅速变回了黑色,黑鼎吸他的精元,但是一经打断便前功尽弃,换句话说,就是凌凡的精元丝毫不差的回归体内。

秃驴长舒一口气,终于是虚惊一场,但是他的脸色已经很沉重,刚刚的那股威压很清晰,很强大,而且很熟悉。

凌凡紧了紧手掌,摸到实物的感觉令他心头一凛,温润如玉,血光缭绕于掌心,正是谛凰玺!

凌凡虽是谛凰玺的主人,但是从来没有自看观察过这块血玉,巴掌大小的谛凰玺握在掌心,四周对应的两面有血色龙纹盘绕,而另外两面则可有朱雀神兽。

嗡!

不远处的黑鼎发出一声悲鸣,好像很惧怕凌凡手中的谛凰玺。

秃驴缩在一边,吞了吞口水,两颗眼珠差点调出来,虽然不知道谛凰玺是什么来头,但是那块血玉给他的感觉就是深沉、可怕!

想想也是,好像黑鼎都在惧怕谛凰玺,何况是被黑鼎镇压的秃驴呢?

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凌凡缓缓爬起,站在黑鼎的面前,头顶三尺青天上,谛凰玺熠熠生辉,使得凌凡好像远古魔神一般伟岸。

凌凡面对那尊黑鼎,喝道:“我管你是不是有意识,而今你惹怒了我,我要让你尝到后果!”

说着,凌凡纵身而起,双手结印,谛凰玺在他周身盘旋。

凌凡一纵身,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谛凰玺上那冲天的血光与凌凡交相辉映。

自己的修为不是被秃驴吸干了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凌凡自己还犯迷糊的时候,他已经冲到了黑鼎的面前,虚空之上,大掌印已然凝结而成。

打你三巴掌!

正是凌凡还是灵界的时候,自己创出的印法招式。

黑鼎周身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黑色光芒,与谛凰玺的血光硬碰了一下。

一连串清脆碰撞声之后,黑鼎和谛凰玺纷纷发出一阵爆鸣声。

黑鼎崩碎、凰玺破裂!

黑龙江盛京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六枝特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哪里看银屑病
韶关牛皮癣手术治疗
云南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