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今年埃塞俄比亚人是怎么从非洲跑到中国横扫

发布时间:2019-06-08 11:41:50 编辑:笔名
中风的急救措施
轻微心肌缺血症状吃什么药
中风的护理

“长跑皇帝”海利·格布雷塞拉西:点燃埃塞梦

盐与火之地,位于东非高原,北临红海的埃塞俄比亚——非洲没被殖民过的处女地。

这里是人类的摇篮,远古人类就是从这一带走出非洲的。

一亿年来演化的杰作,犹如一个物种的竞技场,残酷不已。阳光初升,你会次发现,死亡的色彩是如此斑斓,赤橙黄绿……

330万年前的某个夏天,阿法地区还是草木茂盛,有一片凉爽而潮湿的稀树草原。不远处,火山在冒着火龙。少女露西从一棵12米高的树上,坠亡,留下完整度、年代古老的一具化石骨骼,也成为人类历史上次有记载的死亡。

但埃塞留给世界的记录,远不止这些。

随着全球马拉松热的兴起,埃塞俄比亚已经成为各大赛事的垄断者,甚至在中国,今年的成都、北京、西安、厦门、唐山等一系列马拉松赛事上。埃塞选手过关斩将,一举包揽了全部。

他们如同故事里的阿甘们,以短跑的速度,不休不息地跑完每一个42.195公里,被冠上“奔跑的机器”美誉。

借着埃塞俄比亚与成都直航的开通,华西都市报-封面走进了这块神奇的土地。

与其说是马拉松,不如说是游乐场

1.

非洲高原上,“美女之国”与阿甘们

要准确描述埃塞俄比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这里的人和它的地貌一样复杂,他们有着危险而独特的生存环境:从看不到边的白茫茫盐海,到脆弱有毒、随时会陷落的硫磺湖,再到岩浆依旧奔涌,不时爆发的火山。

东部重度缺水的阿法地区,不适合人类甚至动物生存。土著人的饮用水,得靠政府用运水车,沿着寥寥几条公路运进来。

人们居住在树枝搭建的卵一样的棚屋里,夏日炎炎,缺衣少药。首都亚迪斯亚贝巴聚集着全国富有的200万人口,50万元人民币可以买到市中心一套好房子。

但贫瘠,无碍于美的本质和美的诞生。进入埃塞一大感叹是,这里的女孩美!

深目高鼻,身材比例,无一丝赘肉。因为位于非洲高原,有着高原人立体的轮廓,除了肤色黝黑外,五官更接近欧洲人,埃塞也被称为非洲的“美女之国”。

尔塔阿雷熔岩湖喷涌不息

陪同我们的是总向导Sisay与司机丹尼尔。

巧的是,两人同一年,都28岁。

丹尼尔很喜欢音乐,一来就指着他的车载音响说,这个U盘是中国产的,装了很多音乐。还问我们可不可以播放中国的音乐。

在他的指导下,我们带的与车载音响蓝牙连线成功,丹尼尔高兴得手舞足蹈。火山一行,《一剪梅》《雪中情》次第响起,“真情像草原广阔,层层风雨不能阻隔……” 丹尼尔随着歌声摇摆。

“你见过雪吗?这是一首关于关于雪中花的歌。”我们告诉丹尼尔。

听到苏打绿的一首快歌时,丹尼尔立马猜道:“这是一首关于夏天的歌。”这么聪明?那猜猜是男生还是女生唱的?“女歌手?”全车笑成一团。

每次一上车,丹尼尔就会催促快放中国歌曲。如果有人睡着了,他会体贴地把音量调小。到旅程快结束时,丹尼尔已经听完了我们同行的每个人上的存量歌曲,甚至可以熟练地播放《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货物和盐砖都靠骆驼和驴运出沙漠

Sisay有着立体而精致的五官,英语非常好。

为何从事导游职业,他给了一个很意外的答案:他的父亲是位考古学教授,这样的家世,使他从小对埃塞复杂险峻的地理着了迷,他的名字也来源于一支的乐队。

他带我们去当地的一家民族餐厅用餐,吃酸倒牙的美食——英吉拉。舞台上是当地乐队的现场秀,还有美丽的女孩伴舞。

Sisay给我们介绍每支歌的大意。当台上一位男歌手唱起一曲悠扬的慢歌时,他突然摇头说:“这是一首情歌,相爱的男孩和女孩被战争分开了,一个住在这个国家,另一个被迫住在敌对国。但不应该这样唱,这样的情歌怎么会是一直不变的曲调?”

尽管只有28岁,Sisay从事导游工作已经接近8年。来阿法地区旅行的,意大利、美国、法国人多,也不乏亚洲面孔。

与土著人以及各色各式的游客们打交道,是必备技能。因为这里是游牧民族阿法人的地盘,必须雇佣当地的武装力量做保镖,并支付一定的过路费,还需要很好的越野车,所以基本上没有背包客可以单独行动。

宛如火星的硫磺湖,盐层下面是火山

Sisay这个月带了两个团进山,火山留给了他一些伤痛。他一直告诫我们,一定要小心锋利的火山石,被划伤了很难好,里面含有热毒。

他的脚踝被划伤了,没能参加今年一年一度的大埃跑。之前,他参加过本国的5次马拉松。每到一个地方,Sisay就像回到了老家,和当地的黑人兄弟拥抱,一起喝咖啡。

我们笑说,他是“地头蛇”。天生乐观的丹尼尔也是当地人的宠儿,经常有人问他要东西,他也很慷慨地把自己的短袖衬衣等物品送给他们,还一边保护我们不被过度骚扰。

爬火山需要在夜晚进行,因为白天地表温度会高达50℃,全程靠脚力,单边行程短都要3个小时。Sisay沉默而警惕,一直像条头狼,走在前面探路,不时回望队伍的安全,体贴地问是否需要喝点水,提醒我们不能太靠近熔岩。

深夜,坐在火山边缘,Sisay和我聊起了自己的国家:“我觉得阿法的女性是世界上辛苦的女性,她们的一生要照顾孩子、丈夫,不停地做家务、放牧,还要建房子。所有的活都是她们在干。阿法男人则去盐海挖盐,将盐砖运输到非洲各国去,每一匹盐砖需要数天才能运送出去,得到一美元。还有就是去做保卫工作。这里不太适合生存,但他们不愿搬走,世代生存在这里,他们出去又能做什么呢?”

他也谈到了战争:“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的战争,人民不知道为何就打起来了。这里没有胜利者,我们都是输家。这是无意义的争斗,没有任何意义。”

火光映照下,Sisay有些忧郁。我们安慰他,让更多人来旅游,了解这里,能给当地带来一些改变。

每到一个地方,Sisay都默默地拾捡着团队遗留下的垃圾。每样都很好地归类,并带走。

丹尼尔甚至用双手当果盘,接过我们吃完的西瓜皮,然后再一起倒在随车垃圾袋里。

Sisay说:“现在埃塞俄比亚开始注重环保,我们应该爱护这里的一切。”

去年,埃塞有10个旅行社拥有火山线路的营业执照,但由于环保不达标或安全不到位,有3家被吊销了执照。

在路途中,Sisay一般会提前一个小时到集合地点等我们,给每一个人换零钱,请我们喝咖啡。

丹尼尔则会在缺水的环境下,找到水壶为大家洗手,甚至还骗我们把头淋湿,去掉灰尘,调皮地说“这是从火山上下来的必备仪式”。

一路同行点滴,大家给两个埃塞俄比亚大男孩盖了章——暖男,并八卦肯定已婚了,说不定夫人都有几个。

结果出乎我们的意料,Sisay和丹尼尔居然都是单身,甚至女朋友都没有一个。好女孩难道都瞎眼了吗?同行一“大龄文艺女青年”一语道破事实:暖男是对全世界暖啊,但女孩们总是被坏男孩只对自己一人好的迷梦击倒。

Sisay有自己的解释,工作太忙,一直都在旅途上,没有时间去交女朋友。

突然想到《阿甘正传》里那个暖暖的阿甘,当珍妮问他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阿甘愣了一下说:我不是做我自己吗?就这么简单。

我们为什么值得让别人尊敬?是因为我们的职业?地位?还是家产?如果这样,那人的本身是否就是这些头衔的附属品?

我应该成为我,而且我只想成为我。这是两个埃塞俄比亚暖男的故事。

贫瘠土地上,阿法女孩赤足奔跑

2.

全球马拉松热下,他们光着脚跑出财富

人要走过多少路,才配称大丈夫?白鸽要救过多少种子,才得在沙滩上栖息?

在完成对埃塞尔比亚的地理了解后,我们走进了此行的目的地:大埃跑。

长跑高手在埃塞有多受崇敬?你可以对比下美国的棒球或篮球明星,尤其是在全球马拉松热的当下。

在埃塞尔比亚的首都亚迪斯亚贝巴,大街小巷都有一个黑人男子的巨幅广告,像神一样存在,他就是“长跑皇帝”——海利·格布雷塞拉西,被称为“史上伟大的长跑运动员”。

海利总共27次改写世界纪录,61次打破埃塞纪录。

他从一个赤脚跑步的穷小子,成为埃塞俄比亚的英雄和超级大富豪。代言品牌从机油、汽车到食品,林林总总。这样的“埃塞梦”,也刺激着其他生而能跑的同胞。

一双赤脚闯天下。出生贫穷的海利,从小光脚跑10公里上下学,练就一双飞毛腿。他的偶像,同胞贝基拉也是光脚。

1960年,在意大利举行的第17届奥运会上,“瞧,那人没穿鞋。”在人们惊诧的叫声中,贝基拉为埃塞俄比亚乃至非洲,赢得有史以来枚奥运会金牌,并打破纪录。

当时有人感叹:1935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要出动一整个师;25年后,埃塞仅凭一个光脚跑者,就征服了罗马。

2017年10月29日,嵩山少林寺马拉松,埃塞俄比亚选手阿莫尼穿着一双蓝色凉鞋,拿到了名。

英国马拉松前世界纪录保持者史蒂夫·琼斯评论说,马拉松已经成为田径中受瞩目的“蓝带项目”,是“名声和荣耀的捷径”。

17年前,功成名就的海利在故乡创办了马拉松,简称大埃跑,每年的这一天,可以说是一次全国性的大游行:比万圣节还夸张的装扮,人们拿根竹竿顶个矿泉水瓶,就能冒充自拍,还有黑人兄弟抱着机油桶,缠上长长胶线,假装电视台,全程互相泼水……总之,怎么好玩怎么玩。

尽管主办方17年来每年都在增加名额,但事实是,常常连埃塞俄比亚国内跑友的需求都不够满足。因此,今年4.5万的参赛名额里,留给国际跑友的只有750个。

现场参赛的选手,98%以上是黑人。今年也有很多中国跑友参加了大埃跑,11月27日,贵州跑友张力山在现场采用心肺复苏技术救了一位中暑的非洲跑友,成为媒体圈的美谈。

张力山回忆那惊心动魄的4分钟:“他就在我面前倒下,呼吸都没了。幸好我学过急救,有AHA(美国心脏协会)的证,一直按压,直到救护车来,他终于有了呼吸。”

在大埃跑的颁奖典礼上,海利告诉华西都市报-封面:“我曾经到过中国,中国跑者对于跑步的热情,带给我很深的印象。我们随时都欢迎中国跑者过来参赛。我想你们很多人可能都会发现,在赛道上是跑不起来的,因为人太多了。但我希望,即便是走,大家也能坚持走到终点,并享受沿途的欢乐。绝大多数人都是跑跑走走这10公里的,但由于处于海拔2600米的高原地带,加上赛道路径经过大约4个幅度比较大的上下坡,走起来其实并不轻松。而且11月正是埃塞俄比亚的旱季,猛烈的日晒和干燥空气,进一步增加了完赛难度,这些也是赛会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敢加长路线的原因。”

作为“一带一路”线上的重要一站,埃塞俄比亚每年都输出大量选手参加中国的马拉松赛事并获奖。拿到一次,就能得到约两万元的现金,扣除路费、食宿和给经纪人的费用,剩下的也超过他们在国内所得。

之后怎么发展?海利说:“亚迪斯亚贝巴是一个发展非常迅速的城市。在这里举办赛事,我更想将比赛作为一年一度的全国跑步节日,目前看来,我们的大埃跑非常成功。像在阿瓦萨地区,我们会有半马赛事。随着赛事的发展,之后我们会再加入全马比赛。”

如今,已经年过四旬的海利,仍然每天两练,日均跑量35公里,原因是“不想落后别人太多”,而且“我想告诉年轻人跑步的意义是什么,想告诉他们,年龄只是个数字。对于跑步,我只想告诉大家,就是一定要付之于行动。在坚持跑步的基础上,更是科学的训练,这样你就会越跑越快。”

狂欢马拉松,边舞边跑

“一带一路”和中国策略,对埃塞俄比亚有多重要?

埃塞俄比亚航空首席执行官Tewolde Gebremariam一句话概括:“市场太小,中国太大。”

他告诉华西都市报-封面,中国市场还在成长,他们已经把中国放在大位置。在中国开通了5个直航城市,而美国是3个。

中非交流是很大的优势,在埃塞俄比亚有10万中国人。“我去过很多次成都,你们有大熊猫,是个很美丽的城市。环球中心让我非常惊讶,是全球的单体建筑。各种娱乐设施和城市建设,都让我很喜欢。我们机场要建设新的五星级酒店,就是由中国公司来建造和管理,包括餐厅等都提供中国化服务。现在亚迪斯亚贝巴有很多可以学中文的学校,我们的很多员工也在学习。包括机场的指示牌,也是中英双语的。”

中国跑步热在崛起,这在Tewolde看来,也是中非精神的链接点:“奔跑就是我们埃塞的象征。我们一直在奔跑,坚韧不拔,不会放弃。”

有位美国经纪人曾感慨道:在肯尼亚人和埃塞人看来,跑步是一项很简单的运动;他们不知道什么是VO2max,也不作跑步机测试;在他们看来,跑步就是跑步。只要你使劲练,就能跑得快!在贫瘠危险的非洲高原,奔跑改变着命运。

华西都市报-封面 谢梦

老汉偷内衣自己用 变态老头偷女人胸罩还试穿(图)
活泉拍拍乳中国校花男神大赛圆满落幕美校花诞生
为留住如皋求职者企业下到村庄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