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张家辉狗仔都嫌无聊的影帝

发布时间:2019-06-08 22:54:52 编辑:笔名
小孩一咳嗽就吐是什么原因
小孩一咳嗽就吐是什么原因
小孩一直咳嗽不停怎么办

对于至少有8座影帝奖杯傍身的张家辉来说,他本人真是有些太无聊了。采访提纲需要提前审核,他会先准备好标准答案因为“害怕言多必失”。他说不喜欢做专访,除非聊电影的那些事儿。可怕的是,从艺20多年,他在发布会上还是会紧张,不知道该如何自然地表现自己。但面对几百人围观的香港街道,他却能自如地进入角色,懂得在杂乱中找准机位,并给出恰当的情绪。他说,“我还是喜欢做一些指定动作。”

这样一个“无聊”的影帝,甚至一度连狗仔都不愿意去跟了。他强调自己从来没有主动炒作过八卦,或者与狗仔合作安排过偷拍。“实在被拍到了,你就写咯,我无所谓。”但狗仔发现,生活中的他无聊程度直逼公司与家两点一线的周星驰,张家辉不是在大排档就是在片场,好像没有其他演员那样丰富的私生活。媒体拍不到他,只能去拍太太关咏荷,而上一次被拍到关咏荷逛药店疑似买避孕棒也是快两年前的事了。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个为《大追捕》健身7个月,为《激战》练拳近9个月的人,还有什么精力过私生活?

当你很直接的问他,“如此无聊会不会与热闹的娱乐圈格格不入?”他说,他只是想让大家记住他的一每个角色,而不是张家辉,“如果大家都记住生活中的张家辉了,那我的角色就不再会让大家眼前一亮了。”他还举了个例子,说,有很多明星,他们平时在观众面前如何表现自己,但一走到镜头前就慌了,只能演自己,没有信服力。

其实张家辉身上的这种气质,你能在很多香港演员身上见到。可惜的是,在新生代辈出的娱乐圈,属于张家辉们的演员气质,似乎也像他们的年龄一样,正在慢慢变老。

8月初的一个晚上,张家辉与彭于晏几人来到搜狐媒体大厦,参加《激战》的放映会。刚出电梯就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一路走进咖啡厅,他上扬着的嘴角说着语速较快的粤语,还用手比划了两下,旁边的彭于晏,导演林超贤也颇有兴致地听着。碰到熟悉的,他还会主动上前打招呼,问“近发展的怎么样?”然后认真听完后给出他反馈和建议,双手合十,诚恳地说,“这部电影还需要多多帮忙啦。”陪他做宣传的几位工作人员觉得,他平时都有说有笑,会缓和气氛,真的不是一个很闷的人。

张家辉自己说,和相熟的人交流会比较轻松,拍片时也很喜欢和身边勤快的人聊天,这些都是在他安全范围以内的事。“如果是陌生的人或者环境,我都会少说话。”

当天活动结束后有个简单的访问,上一秒还在和工作人员调侃的张家辉,一进入采访模式,面对摄像机,他的话又开始少起来,一副很迟钝的样子。

他的采访都有“标准答案”

2009年金像奖的前几天,张家辉在接受某报纸采访时,手上拿着的采访提纲让吓了一跳:“我留意到,他在有些问题的后面写了提示回答的词。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明星,拿着写了答案提示的提纲来接受采访。”几年以后,坐在面前的张家辉虽然手上没有拿着写着词的采访提纲,但他早已经把所有问题的标准答案都分类储存到脑子里。

他储存的标准答案大致分为这几类:影帝、杜琪峰、林超贤、抑郁症、早期的挣扎,以及拍戏时近乎偏执的努力。2009年以后,他被问到的多的问题是“您已经是影帝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他的标准答案是:“其实无论是我拿了奖还是没拿奖的时候,对工作的态度、认真度、热忱都还是一样的。”

采访完张家辉之后,许多认为自己拿到了还不错的素材,但对比彼此之间的成稿,虽然问题如孙悟空般千变万化,但他总能大同小异地精心归类,然后答出一个标准答案,甚至连比喻都是原封不动的。2009年他接受采访时说“我不是不承认我拍了很多烂片,但是我还是保证自己不把自己的角色弄烂。”今年问他:“你是否一直是一个对自己要求严苛的人?”完全没有针对烂片这个概念,但他想了一想,还是选择了2009年的那段回答,几乎一次不差。这次因为《激战》的采访,有一个比喻他用了不下两次:“如果你开名贵的跑车,住豪宅,出入都是高级的餐厅,朋友都是名人、明星,很有钱,当有一天人家找你来演一个很穷、很没自信心、很困难的角色的时候,可能会因为你个人,就把整个角色的可信度降低了。”

面对每次媒体提交的采访提纲,在与同事沟通删减后,张家辉都会把留下来的问题看一遍,提前准备。因为在他看来,不经准备的回答都言多必失。“说错话是一种伤害别人的事情,所以说话应该是谨慎的,不应张口就来。有时候可能媒体朋友觉得我说的比较少,但是我觉得作为公众人物,自己需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追问:“如果碰到未能预料到的问题该如何回答?”他答:“如果能解答,我会说,如果不能回答的话,我会直说这个答不了。”可是入行近25年的张家辉,听过的问题数量加起来快赶上《天地豪情》的剧本了,还能碰上什么样“未能预料到”的问题呢?

能在围观中演戏,却无法在围观中秀自己

他的表现欲并不旺盛。在人多的场合,他反而会安静下来。他已经很久没有上过综艺节目了。上能找到的一段综艺节目视频来自2000年左右,他与赵薇在一档香港综艺节目中,被要求贴着层塑料纸接吻,然后赵薇唱《爱情大魔咒》,在“亲”到第65下时,纸片“终于”掉下,两人嘴对嘴尴尬不已。自这段颇有些“重口”的节目以后,已经很久未见他上综艺节目了。百度知道里常有人提问张家辉是否上过快乐大本营,友给出的那几期答案里,其实都没有他。他说,自己的表现欲并不大,所以基本不选择综艺节目。“人一多我反而会安静下来。在人多的地方,需要我自己去表现的时候,非常不习惯。”但他还是会为了电影的宣传而刻意改变,因为只要是写在台本中的环节,哪怕再不习惯,他还是会努力配合。但无论是三月份《同谋》的发布会,还是近的《激战》,站在舞台上的张家辉说出的笑点多少有些刻意,发挥也都没有同台其他主创自然。《同谋》发布会后,郭富城几乎一个人完成了全部的答问。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站在台上就紧张的张家辉,拍戏时面对这么多围观群众,却能演好该演的角色。《证人》中他与谢霆锋在香港街头的一场追逐戏里,他面色冷峻地穿越人潮,企图逃脱。在《线人》中,他西装笔挺,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演追车戏,气宇轩昂。到了《激战》,他和对手站在拳击台上,面对台下众人的围观、还有欢呼声,他用一套连贯动作KO了对手,无论是肢体还是表情都像真的拳手。林超贤解密这场戏时说,他并没有像之前一个动作拍完后再接着拍下一个,而是让张家辉和对手表演了一分多钟的连贯动作,然后像拍摄纪录片一样用五个相机全程跟拍。对此,张家辉的回答是:“当然你也可以说人生如戏,站在发布会的台上也是一出戏。但我还是只习惯拿着剧本,在镜头前表演。我已经习惯依着本子去做规定动作。”在他看来,只要是为了戏,只要彩排过,情绪到了,再难的场面调度他都能应对自如。但从角色出来回到场面上,他没有办法适应在人群中表现自己,连演出来都不可能。

张家辉并不觉得这是需要改变地方,他说:“好多在台上表演得特别好的艺人,一跑到去拍电影的时候,一个机器放到你面前让你去演,他会很紧张,甚至没有办法演。”

狗仔都曾不愿拍他,因为他只爱吃大排档

近,就着《激战》的热度,他又成为了香港狗仔偷拍赚销量的“受害者”。有香港杂志拍到他与关咏荷前后脚分开出门,就以“练肌肉抑郁症爆发”为由头写出《张家辉抑郁症复发爆冷战与关咏荷分房》的。而在此之前,张家辉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游离在狗仔关注圈之外了。上一次被狗仔拍到,还是在《大追捕》拍摄时,关咏荷去药店疑似要买验孕棒,媒体写《张家辉搏命练肌肉关咏荷鬼祟看验孕棒疑造人》。这其实是香港狗仔常用的招数,拍不到张家辉,只能在太太关咏荷身上做文章。在这些写出来的八卦中,给到张的标题或者点,都是他为戏打拼,为戏抑郁复发,或者为戏无暇顾及家人,除开突出他工作狂的特质,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可写。

张家辉说,入行20年来,从来没有主动与狗仔一起配合过偷拍,或者联手炒作。“我不会刻意的去跟传媒配合偷拍,每天要去报纸杂志上看到自己的宣传,我不爱做这些事情。我喜欢很踏实的把演员的东西做好。其他的,我住在哪里,吃什么,你要偷拍到的话,你拍了我也没有办法,如果偷拍到你就去报。也不会去炒作一些是非,绯闻,我做不来。”至于吃什么,张家辉说,吃大排档,还有小店,那些看似装潢奢华的店面其实还没有小店来得正宗。他爱吃,不爱装。

他还强调,自己拍一部电影,如果非要去做宣传的话,他也不希望故意去做一些围绕他本人展开的专访。他希望能和多聊聊电影里面自己是如何诠释角色的,“其他的对我来说一点都不感兴趣。”

继续追问下去,他的“标准答案”又脱口而出:“因为我选择了自己去当一个演员,而不是明星。作为一个明星,如果你把自己的私生活曝光,如果让大家认识你了,清楚你了,你就没有神秘感,如果你饰演一个角色,和你本人差别很大的话,观众是不会信服的,因为你每天的生活都在被别人看。你住很贵的房子,买很贵的跑车,出入很高级的餐厅,去参加很丰富的派对。这些都是伤害演员的事情。有一天如果你要演一个很自卑,很穷的人,你如何表演?你的表演不会给大家想想空间的。”

他贵为香港影帝,日常生活却“无聊”到连狗仔队都不愿意跟。换一个角度来看,他这样一个肯为拍片健身、练拳好几个月的人,还有什么精力过私生活?他就是张家辉,一个只希望大家记住他扮演过的角色的人,一个就连接受访问都会准备好“标准答案”的人,一个私底下能说爱笑却更愿把所有精彩放在银幕上的人,一个当今娱乐圈越来越少见的人。

(娱乐责编:董春月)

预测2016地板市场下半年走势
阳台这样改,来客人再也不用睡沙发!
月季花怎么养 月季花品种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