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绝品邪少 第5693章 狱霸诞生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5:32 编辑:笔名

绝品邪少 第5693章 狱霸诞生

“刚刚那两个人是谁啊?”看到对方都已经远去了,那两个所员还是看着他们的背影,面面相觑。

“不清楚,好像挺有势力的样子……”其中一个所员挺心有余悸的。

……

这个时候,重型监狱里面。

“小子,你,你到底是谁?”看到叶无缺一个人几乎快单挑完了整个牢狱里面的犯人,杨龙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你到底是谁?”

伴随着“砰”的一声响,叶无缺直接一脚踢飞了自个儿跟前挡路的家伙,三两步上来。

“你,你……”杨龙刚还准备说什么来着,他的衣袖已经被叶无缺无声无息的捏在手中,整个身子都感觉拔凉拔凉的。

“你是这里的老大?”叶无缺微笑了一下。

“是,是……不是,不是!”看着整个牢狱里面都躺满了犯人,一个个都要死不活的,杨龙很明显也被吓到了。尽管他的身高体重几乎完胜跟前文文弱弱的叶无缺,但是他此刻的他居然连动一下,他都不敢。

倒不是因为惊讶,而是因为害怕。那么多人都在他手里走不过几个回合,自己就算比他们再多厉害,那又有什么用?

“啪”的一声,一耳光就抽打在杨龙的脸上。可就是这样凌厉的欺压,对方居然都连屁也不敢放。

“到底是,还是不是?”叶无缺似乎已经失去了的耐心了。

他并不指望自己能够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监狱里面做老大什么的,但是别人没事找事儿,那他还真是想给他们好好的上一节课了。

“是,是……”杨龙说话的时候,他都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喉咙位置在不断的颤抖着。

“你之前不是很狂的吗,龙哥?”看到这个之前口口声声骂着别人“怂”的家伙,自己也变得这么怂的时候,叶无缺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蔑感。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对方也赶紧把脑袋偏过去。

“那是误会,那是误会……”杨龙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了,在这么多兄弟们的面前丢了脸事小,如果自己也成为他练沙包的对象的话,这在牢里都不好混了。

叶无缺放开了他的衣领。

“龙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叶无缺居然还鬼使神差帮他拍打起衣服上面的灰尘来。

“你,你说,你说吧……“一开始就被对方吓得半死不活的杨龙看到叶无缺居然还给自己整理起衣服起来,知道他没有什么好事,但是也没有办法:“我知道的,都说,都说就是了!”

叶无缺很欣赏似的点点头。就在接下来的时刻,他便是朝着那周围呆坐在地上,或者还是在地上颤抖不已的众位囚犯看了一眼,转而问杨龙道:“说吧,什么时候来的?”

“啊?”对方似乎没有听明白叶无缺所说的话。

“我是说,区区一个派出所,居然关押着这么多的重刑犯,是不是有点过了?”叶无缺一边细细的打量着,一边问杨龙道:“还是说,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呃,不是,我们哪儿是什么重刑犯啊,我们就是平时打打架,抢枪银行啥的,罪不至死啊!”听到叶无缺那么一说了之后,这个杨龙顿时慌了。他一边用手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对着那叶无缺说道:“这是误会,这是误会!”

看来他也铁定是认为叶无缺是重刑犯一样级别的囚犯了。

“怪不得功夫这么好……”想到这一层的时候,杨龙简直是吓得腿都要软了。看来这个鬼派出所还真是不人道,居然把这种亡命之徒,不怕死的家伙扔进来让他们“伺候”,这简直是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节奏啊!

想想都可怕的要死。

这个杨龙其实也没有干啥,只不过是之前在大街上抢劫,被人给扭送到这里头来了。他之前在道上混的时候,就因为结识了黄杰一帮子人,在这里面慢慢发展势力,到现在倒也当了一个像模像样的牢霸,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种实打实的家伙,那简直是要死啊。

“呵呵,有趣,很有趣!”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无缺顿时朝着躺在离自己近的那个黄杰踢了两脚,同时大声的喝道:“还装什么装,起来!”

“嗯?”刚刚还在那儿不停的叫嚷着的黄杰听到对方这么一说,用手揉了揉自个儿的骨头,突然感觉到一阵奇怪。

“诶,我不是骨折了吗,你刚刚不是……”说到这里的时候,黄杰再次使劲儿的甩了甩手。等到他确认自个儿没事的时候,顿时喜笑颜开来:“原来我没事儿啊,亏老子吓死了!”

黄杰一个劲儿的在那里甩弄着胳膊的时候,眼神猛然触碰到了叶无缺的目光,顿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你是真想体验一下骨折的感觉吗?”叶无缺淡然的笑笑,一句话从他的口里说出来,显得是那么的轻描淡写。

“不,不

,不,不必了,大哥,不必了!”看到叶无缺的身手这么好,黄杰哪里还敢顶嘴,当时就很是谨慎的冲着叶无缺陪着笑脸说道:“大哥说哪里话,说哪里话……”

叶无缺似乎累了。他靠着墙边坐下来,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一群人都仿佛刚刚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似的。他们全部都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尽可能离叶无缺远一点儿。因为他实在是太可怕了,完全不像是个正常人似的,哦不,应该是说,在他们的眼里,完全不是个正常人!

“这位大哥,这位大哥,要不要抽烟?”看到叶无缺良久呆坐在那里无语,杨龙还没来得及动弹来着,黄杰赶紧一脸谄媚的凑了上去。就在接下来的时刻,便是对着那叶无缺说道:“这玩意儿可是我们牢里的稀罕物啊,百年难得一见的,不要不白要哦!”

叶无缺睁开眼睛,斜着眼睛看了一眼。

是一包红塔山。

确实算是在牢里比较好的烟种了。这种牌子,外面的人可能都很少抽得到才对吧。

叶无缺伸出手来。

本书来自: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靠谱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的电话是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的电话号码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手术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