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我帮停车收费员收费

发布时间:2018-12-13 18:44:05 编辑:笔名

[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我帮停车收费员收费

本报 刘学成 实习生 谭宇

2010年,恩施市重启城市道路停车收费管理工作,对州城主干道沿线设置的停车泊位实行收费管理。一年多时间过去,50多名停车收费管理员坚守在收费管理线,风雨无阻,确保了州城良好的停、行车秩序。8月29日,我们走进恩施市东风大道一家酒店旁的收费停车场,当上了一名临时城市道路停车收费管理员。

由于该停车场和沿路的停车位附近都是饭店,停车多的则是吃饭时间,我们便选择中午去收费,而此时也是一天热的时候。11点半,我们到达停车场时,已陆续有车辆进入停车场,此路段的收费员谢兰萍正撑着一把太阳伞来回“奔波”,满头大汗,一边指挥司机按顺序停放车辆,一边撕票收费。

谢兰萍告诉我们,她和另一个人一起上班,主要负责这个停车场以及沿路停车泊位的收费管理。每天早晨7点半到晚上9点都必须守在这儿,收取停车费、看管好车辆,天天如此,年年如此,让每一个司机都能放心地把车停进来,舒心地把车开出去。在我们说明来意后,谢兰萍马上就答应了,并给我们进行了简单的“上岗培训”,她告诉我们,城市道路停车收费管理员不仅仅只是一个收费员,同时还身兼管理员、宣传员的职务,在收费的同时还要管理协调好场内的车辆,确保停车场及道路停车泊位良好的停行车秩序。“根据恩施市城市道路机动车停车收费标准,在两小时以内摩托车收费1元,小型车收费3元,中型车收费4元,大型车收费5元,超过两小时的则另行加收费用,你们要弄清楚了啊。”谢兰萍不断嘱咐我们收费的标准。

“这是室外停车场,现在正是一天热的时候,遮阳帽、太阳镜这些装备是必不可少的。”谢兰萍向我们传授起经验。于是,我们戴着太阳镜就上岗了。

刚接过谢兰萍手中一大把的零钱以及两本发票,就看见一辆小轿车停在了酒店前的马路边上,于是急忙跑过去,“您好,这儿不能停车,请您把车停到停车场里,好吗?”司机是一位中年男士,在听完我的劝说后很配合地把车开进了停车场内,紧接着,我又快速地跟着车跑进去引导司机把车停到相应的车位里,从发票本上撕下一张两元的发票和一张一元的发票递给司机:“您好,您需要缴纳3元钱的停车费。”那位驾驶员从包里掏出钱递给了我们。看似简单的事情,当我们来回在停车场里跑了几趟后,变得不再简单了。

“您好,您需要缴纳3元钱的停车费。”就这样,我们一遍遍地向停车的司机们重复着这句话,绝大多数的人都能积极地缴纳停车费,但仍有少数人不配合我们的工作。一位开着红色小轿车的年轻小伙子在停完车后,毫不客气地扔下一句“没零钱,回来再说!”,然后扬长而去。“受委屈了吧?没关系,我们干这行的都会遇到这样的事。”就在这时,谢兰萍走了过来,她告诉我们,以前她也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特别是在刚开始实行收费时,好多人都对此不理解,态度也很恶劣,甚至破口大骂、动起手来的情况都有,现在好多了,越来越多的人都有了停车收费的意识,都能积极地配合他们的工作。

在吃饭的高峰期中午11点半到12点半这一个小时里,我们共接待了30多辆车,停车场里的26个车位停得满满的,有的车都停到了马路边的停车泊位。

下午1点多,一辆白色的小车开了进来,我们照例走上前去收费,还没开口,司机就朝谢兰萍说道:“不用收了吧,都几个熟人了!”谢兰萍不讲情面地拒绝:“我这里可没有什么熟人,而且是熟人就更应该支持我的工作啊!”撕票、收费,谢兰萍一连串的动作让我们敬佩不已。

下午两点多,就餐的高峰已经过去,我们结束了此次城市道路停车收费管理员的体验生活,离开时正值下午太阳毒辣的时候,旁边的酒店里还有一些就餐的人,谢兰萍依旧守在停车场里,而她还没有吃午饭。我们仅仅工作了两个多小时就已疲劳不堪,而谢兰萍却一直坚守在那儿,日复一日,那来回奔走在停车场的身影让我们打心底里敬佩。

(络:石头)

水处理过滤器
儿童游乐设备厂家
广州服务器回收